当前位置:主页 > 即时 >

70年前,梅兰芳也曾为假药代言

时间:2017-09-29 10:46 来源:网络整理

最近,一位卖假药的老太太火了。



这位叫做刘洪滨(有时写作斌)的“老专家”,出现在各大电视台的“健康医药”栏目里,除了卖不同药外,名号也是变化万千,一会儿是苗医传人,一会儿是蒙医传人,一会儿是北大专家,一会儿是退休院长,简直比孙悟空还会七十二变,被网友戏称为“虚假医药广告表演艺术家”。



其实,这样的虚假药品广告并不鲜见。



时光倒流七十年,晚清以降,随着各种报刊、杂志的创立,各种药品广告就随之出现在媒体上。比如《申报》《良友》画报,这类在当时极受欢迎的报刊,都曾经为做过假药广告或者夸大药品的功效。



除了媒体宣传的夸大,当时的一些社会名流,不少都曾为药品“代言”,甚至出具“保证书”。



当时的著名媒体人邹韬奋就对此提出过批评:



“我国的大报”已经沦为“广告报”,“尤其可怪的是竟将特刊的地位当广告卖,大发行其‘淋病专号’,满纸‘包茎之害’,‘淋病自疗速愈法’,替‘包茎专家’大做广告,替‘花柳病专家’大吹牛……



于每篇文字下面还要用‘编者按’的字样,大为江湖医生推广营业,好像报馆所要的就只是钱,别的都可不负责任。”



风靡一时的时尚杂志《良友》上,广告的主要内容就是医药产品广告,而药品广告又集中在血、脑等疾病上。





《良友》的第一则药品广告出现在1926年第二期杂志,是韦亷士药房刊登的红色补丸、婴孩自已药片等药品。声称红色补丸吃了能治“脑筋衰弱”,还能强身健体。



广告上请了“著名师长”张毅代言。张师长在代言中称,因为军务繁忙劳心劳力,吃了红色补丸后有奇效,腰不酸腿不疼,睡觉也好了。



不过这位张毅师长,在军阀林立的民国时代只是个小角色,他的“著名”在于朝秦暮楚,先后投靠孙中山、陈炯明、孙传芳等人。做广告的时候,他正盘踞在福建漳州,做完广告没多久,就被北伐军赶了出去。



从良友第二期开始,韦亷士药房就成了《良友》最大的药品广告客户。有学者统计,从1926年到1945年,《良友》共刊登864则广告,其中韦亷士药房就展了219则。



这个威廉士医药局是加拿大商人威廉士1882在加拿大创办的,1908年开始在上海设立分居。药品均由威廉士自己研制。



上文提到的“红色补丸”是威廉士的主打产品。梅兰芳就多次为它做过广告。



1928年第33期《良友》上,刊登了梅兰芳曾为其撰写过亲笔具名、加附照片的广告:



韦亷氏大药房台鉴:径启者,兰芳夙知尊处出品家用良药,誉满杏林,良深引领。而红色补丸及婴孩自已药片二种,尤所习用,特敢具书保证。专此布陈。顺颂筹祉。



梅兰芳谨启十二月一日。



这则广告此后又出现在1929年2月的《医界春秋》上。





此后梅兰芳又再次为这则广告中出现的“红色补丸”出具亲笔署名广告:



红色补丸之功用,匪独补血强身,百病皆可调治,刀圭圣品,实为世界药中之王。



那么这个神奇的“红色补丸”究竟到底是什么?有报道称根据美国政府的化验表明,该药主要由硫酸铁、碳酸钾等成分构成,由此看来广告的中补脑、强身甚至包治百病的宣传就是虚假广告。



而“婴孩自已药片”则宣称是“小儿胃肠病之灵丹”。



用名人代言是韦廉士药房的常用手段,比如:





此外还有“用户”现身说法:





再比如:





还有软文广告:





相较于《良友》上的医药广告,当时《申报》广告用于则更加夸张。



1913年7月1日的《申报》上刊登了一则“安住大药房”的广告,照片头像为黎元洪,“博爱”二字由孙中山题写。





此外,《申报》上出现较多的是治疗“肾虚”“性病”的广告,比如:





再比如:





下面这张图是从申报广告版中随即抽取的一张,也能代表当时报刊上药品广告的一些特点:





所以,“扯大旗、拉虎皮”的卖假药行径并不是“刘洪斌们”的独创。



现在的新广告法被称为“史上最严广告法”,而法律只有执行才能施展效果,才能杜绝刘洪斌这样的“演员”。



封面新闻记者 王国平



上一篇:章诒和:由电影说梅兰芳   下一篇:古巨基亲历枪击案 讲述避难经过缅怀遇难者